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昭化古城网 首页 昭化文化 查看内容

文化记忆:昭化,那些人和事

2016-6-12 11:42| 发布者: 昭化古城001| 查看: 840| 评论: 0|原作者: 昭化古城001

摘要: (图文供稿:孟超,网名蓝天梦游,责任编辑:翟志刚)老师回天津去了,我也在病痛之中煎熬了数日,至今仍迷迷糊糊,老师与故友所谈旧事,陪着老师在昭化古城正街(今太守街),那昏暗的石板路上漫步,老师的童年,犹如 ...
    (图文供稿:孟超,网名蓝天梦游,责任编辑:翟志刚)老师回天津去了,我也在病痛之中煎熬了数日,至今仍迷迷糊糊,老师与故友所谈旧事,陪着老师在昭化古城正街(今太守街),那昏暗的石板路上漫步,老师的童年,犹如我的童年一样,在清晰与朦胧之间,被放大和缩小,几十年的不了之情,飘散在古城的夜空,令人惆怅,让人希冀,更让人向往。
psb (14).jpg

psb (8).jpg

    昭化对我来说,犹如故里,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常到这里,桔柏渡的小船,还有宝轮清水河的渡口,沿江的沙滩和芦苇,都留下过我的足迹,昭化古城的石板路,还有随处可见的车马图汉砖,以及远至汉、唐、宋等时期的陶罐,我见的就太多了,在北门的一处农舍厕所,居然是车马图汉砖砌成。一次从广元走路去昭化写生,在桔柏渡口旁一户农家画像,混了一顿饭吃,还在猪圈里拣到一座狮砚台,是用来喂小猪之物,可谓无处不是宝呀!我的两位老师就出生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。我常听他们的唠叨,也常随他们回到这里,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,为什么昭化在他们这代人中能出这么多的文人?有的谈到师资,谈到教育,传说中的曲回中学在当时四川都负盛名,老师大都由江浙一带抽调而来。有的说到文化积淀,还有人说到风水,这里是文人辈出之地。总之,这种神奇让我摸不着边际,许多的事情怎么也想不通,这太极之地,留给我无限的思恋。
psb (15).jpg
    我的启蒙老师李云龙(已故),是广师的美术教师,后在市文化馆工作,他极少谈及旧事,我只知道他是孤儿,由政府抚养和培养的。一段旧事被揭开,我对老师更加怀念,似乎更理解他,更深爱他。李老师的父亲是古城唯一药铺的老板,解放前期,工作组有几个干部被砒霜毒死,因李家曾卖出过此药,逐怀疑是李家所为,李老板害怕便悬梁自尽,其妻怀孕三月,被工作组逮去吊打两日,其哭声凄惨无比,街头巷尾为之动容,后经说情,胎儿已亡,李老师的母亲在放下来后数小时便死去。这无疑对幼小的李老师打击甚大,以至向老师谈到他时,对这个年长的同学都知之甚少。昭化的街头经常看到一个大点的娃儿,总是一个人孤独行走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,上初中开学时,这个大点的娃儿居然被分在一个班上。李老师一直从事教育,桃李满天下不为过,其作品广为流传和收藏,他的年画''小小心意'',至今都是小学课本上的教材。他的梅花和牡丹在古城还可寻觅,每当看到他的画,我便久久驻足,想到他的音容笑貌。
psu (4).jpg
    向老师给我摆了件有趣的故事,中学时谢世化、谢炳全、李云龙和他最害怕上音乐课,,只有陈川(著名作曲家、音乐家)喜欢,''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''这首歌大家都唱不好,他把歌词背了遍,罚他去拣半背猪草,其余的拣一背,陈川不仅唱了,而且还交了自已作词作曲的一首歌,音乐老师看不懂,只有教导主住贾道明识谱,被吓了一跳。由于陈川想考四川音乐学院,弄得茶饭不思,向老师等人便画了个''录取通知书'',陈川接到,竞未识破,兴奋不已,见人就喊''我被录取了''!此事今年春节在成都相见时,俩人还再次摆起,开怀大笑,并相约昭化一聚,笑谈往事。从小便有当音乐家和画家,文学家的梦想,一直在这座古城弥漫,这一帮有为青年硬是冲破了古城坚厚的城墙,让梦想起飞,让梦想成真。向老师常问:你们那十几个画画的,现在怎样?我徬徨自问,冲了出去又折了回来,坚守之人寥寥。著名作曲家陈川,乃国内德高望重的音乐家,成功打造了容中尔甲、泽朗金等歌手,他创作的''西部乐章''令人充满遐想,如梦如幻。''汶川请不要哭泣''是陈川老师夜以继日的力作,是''抗震救灾''公益歌曲最早形成之一。
psb.jpg
    拜向老师为师,是经李老师介绍的,主要是学习书法和国画,当时向老师是军旅画家,擅长泼墨山水,其隶书和行书颇具建树,至今都影响着我,令我敬重。与其学书学画,莫若学做人,岁月流逝,学画的时间也只是少许,儿时调皮,没有人管得住,父母无奈,只好用老师来吓唬,老师从不打骂,学不认真,学不静心,他便拿着书本,座在你面前。他总是待人谦和,一心一意,追求不懈,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朋友,而不是师徒,说是学生我都汗颜。昭化总是令他魂牵梦萦,刻骨铭心的地方,他常常梦见在街头巷尾嬉戏,梦见打铁巷里的玩伴,梦见城墙下的烧饼店,梦见笔架山上的崎岖小路,还有牛头山上的晨曦,梦见孔庙圣人的庄严,梦见儿时读书,天还是漆黑,便提着灯笼,在石板路上追逐,灯火点点。老师的家境不好,父亲是制硝的,为了学画,地上的沙堆,拣来的废纸,门板上都是他练习的地方,在昭化旧居里,仍十分清晰的看得到他的字和画,水粉画的梅花历经几十年的风雨,透着别样的韵味。他说他曾在石梯上刻有字,竟跪下用手抱去尘灰和碎石,老指着墙上的一个小洞给我讲,母亲为了节约,让他掏了个可以透光的洞。一条巷子,几条街道,他如数家珍,滔滔不绝。他的画已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境界,名扬四海。然而笔下依然是云涌蜀山,千里嘉陵,甚至于桔柏渡、牛头山、天雄关等昭化地名,他游尽了名山大川,却没有一幅作品。许多人讲:向老未免有些狭隘,其它的都不如画?家乡的山总是与水相连的,它们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,取之不尽而用之不竭。能够创立,能够以''蜀山嘉陵画派''之首自居,能够让世人所认同和赞许,老师付出了太多的心血。
psb (2).jpg
    编剧谢世化原是绵阳地区文工团响当当的人物,提到''老昭化'',自然少不了他,他创作和编剧了许多作品,至今都让人难以忘怀。他是这代人中唯一家境成分好的人,住在正街,今葭荫亭旁,小时就十分调皮,称王称霸,无人敢惹,养成了随性而为的个性,表演欲望强烈,一些旧事经他描述,便绘声绘色,夺人耳目。那个年代,生活艰苦,学校喂猪,学生们都有拣猪草的任务,同学们在河边和菜地旁拣,始终都拣不满一背兜,只有谢世化背着一背兜进了学校,后被检查发现,原来里面树枝支起,被罚再拣一背。
psb (4).jpg
    向中林、陈川、李云龙(已故)、谢世化、谢炳全(巳故),还有许许多多已失去联系的人,他们成名于昭化,昭化也因此而名扬。究竟是什么人影响,促成了一代骚人墨客的呢?据在昭化工作有近三十年的马兴国老师讲:他们都没有老师辅导,美术老师,音乐老师,还有文学老师都远不及他们,老师只是朋友。上初中时,向老师想到广元看展览,时任美术老师的马兴国就给他两元钱,(他才到广元看了一次画展,这对一个立志成为画家的人帮助有多大)几十年都忘不了这个恩情,常在嘴边津津乐道。其实,勤奋是事业的基础和基本要求,不容置疑,他们这代人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我辈望尘莫及,因为吃不饱饭,向老师曾经常蹲在烧饼店前,等到打烊时要把残渣吃,吃的非常香。走在古城昭化,我总是跟在他们身后,仔细耹听已久远的往事,走了个四门斗底,依旧还在钻巷子的他们,完全兴致不减,他们在感叹昭化的新生,也在见证昭化这座古城的变迁,看着他们的身影,我愈加觉得昭化的闪亮,象金子,象夜明珠一样绚丽夺目。只是等他们走后,昭化或许就是座废城,没有文化的旧城。退上一万步,顶多就是穿了件新衣的破城。是昭化忘记了他们,我们在打造文化,我们在弦耀文化,而忘记了影响中国文化的昭化文化人!如果要去疏理,应该还有人在。
psb (9).jpg
    已是七十几高龄的马老师告诉我:他一直在坚守,守到最后才离开昭化,因为他相信昭化,相信昭化走出去的人,能传回喜报。
    向老师的同学廖云龙,现是昭化古城社区主任,他拉着同学杨大明的手说:我没有他们有本事,我一直坚守在这座废城,我是想等他们回来,能喝上一口家乡的水,能吃上一顿酸菜包谷珍稀饭,我的家就是他们的客栈。说完他已泣不成声,转身跑去。
psb (5).jpg
    昭化号称太极山水之城,登上牛头山你可尽情领略其奇妙,嘉陵江,白龙江和青水河在此汇合,绕城而过,据说历史上洪水从未淹过昭化,从没有发生过一次火灾。你不得不感叹祖先的英明,把家建在这方乐土之上,难道真有阴阳风水之说?我们常说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是什么地脉孕育出这代骚人墨客?我常去昭化,望着桔柏渡前半昏半绿的江水,想着一夜之间烧毁两处香火极盛的庙宇,还有昭化的那些人和事情,我难寻答案。

psb (12).jpg


psb (16).jpg


psb (18).jpg


psu.jpg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回顶部